首页 >> 股票资讯 >> 圆桌对话二:从制度建设到产业抄底 2013A股市场投资策略

中国配资网

圆桌对话二:从制度建设到产业抄底 2013A股市场投资策略

时间:2012年12月06日 18点47分 来源: 中国配资网 访问量:879

  中国期货配资网股票消息 由中国期货配资网网主办、中国期货配资网股票频道承办的“第十届中国财经风云榜——证券市场高峰论坛暨证券行业颁奖典礼”于2012年12月6日14:00在上海举行,本次高峰论坛的主题为“探寻突围的力量”。论坛特别邀请了证券交易所领导、金融机构首席经济学家、券商及上市公司高管等众多业内专家和人士,共同探寻转型期中国资本市场突围的内生力量。

  以下是圆桌对话(二):从制度建设到产业抄底——2013A股市场投资策略全部文字实录:


圆桌对话二现场图

  主持人:谢谢各位带来的精彩解读,相信大家的分享以及分析可以给在座的嘉宾带来很多全新的收获。接下来我们进入第二场圆桌讨论环节。“从制度建设到产业抄底——2012A股市场投资策略”有请主持人财经中国会秘书长李犁,以及对话嘉宾:国泰君安高级经济学家林采宜、兴业银行(601166,股吧)首席经济学家市场研究总监鲁政委、银行证券董事总经理首席经济学家潘向东、法国巴黎银行(中国)董事总经理、首席经济学家陈兴动,欢迎各位。

  李犁:谢谢主持人。总得感觉刚刚那一桌子都是狄仁杰,我们这一桌子都是元芳,因为他们那管桌子都是券商的副总,我们这一桌子都是首席经济学家。我们注意到陈兴动强调我们都是商业经济学家,商业经济学家和学院经济学家不一样的地方是要给大家一些干货。我们四位嘉宾也讲了,加减乘除也做完了。在这个时点我们真的要谈谈2013年的策略。还有不到20个交易日就结束了。我们这一环节的主题是“从制度建设到产业抄底——2012A股市场投资策略”。希望我们用改革红利的方法论来讲讲这个市场。我们先用把各自的观点和代表的机构的观点,对2013年的投资策略,包括时间格局、空间格局、产业面选择等等的方面。

  陈兴动:这个问题很难,用五句话来概括。我这些年来,一直始终把自己定义为商业经济学家,不应该谈应该是什么?而是谈可能会是什么。因为我们投资者只能从可能性当中做判断,然后从可能性当中挣钱,第二句话,我们从趋势来看,宏观面肯定是向好的,这个好表现出新一代领导人上来已经给我们看到了,这两个礼拜以来有一种新领导新期待。第三句话,从经济发展角度来说,我们说宏观指标已经看出来了,经济在九月份已经触底了,经济十月份、十一月份的指标应该可以回过头来验证,中国经济可以从惯性角度来说走出去。从今年5月份以来采取的一系列的政策,不再具有政治上的不确定性的羁绊,对经济增长有一定推动。再一个,12月4日中央政治局开会,明年是一个关键年,是十八大的开局年,是十二五规划的承上启下年,是2020年全面实现小康社会的基础年。从这个方面来说,领导人肯定是希望2013年的经济增长不要慢于2012年。最后,从增长点来说,强调几个,一个是消费上,要培养几个有强有力拉动力的增长点。第二投资要保持稳定的增长。

  潘向东:接触这个市场越深的时候,你越敬畏这个市场。首先,明年是换届之年,换届的时候,什么事情都以稳为先,所以明年的经济估计也是稳。向上攀升多少的概率不高,往下走估计也是有压力的。他是在稳中解决问题。第二,既然经济方面是稳的,那就说到资本市场了,资本市场今年可以说是熊冠天下,但是经济增速是全球最好的,完全是一个悖论。明年资本市场会比前年好,既然经济有起步,资本市场也应该有起步。经济在稳的过程当中,政府不断推出政策进行结构性调整,一些行业就会显现出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态势。但是有一些行业,我们在调结构的时候会慢慢的抛弃。所以更多稳的过程当中,会呈现出结构性的行情,会表现的比较明显。

  鲁政委:首先如果说从整个经济来看,就是寻找稳增长的稳支点。现在我们没有看到可以支撑明年经济持续稳定的非常稳定的支点。第二,说到改革,我觉得目前的改革是有理想,看落实。我们的理想是有的,但是怎么样从这一边到那一边我们还没有看到清晰的着力点和落脚点。对于市场我觉得应该是振荡当中的牛皮市,你相信新的领导集体和老的领导集体思路不一样,但是你老是觉得不一样,你就不断的看有哪些不一样。所以就会出现一个牛皮市。

  李犁:明年是不是牛皮市,明年的这个时间我们再检验一下。

  林采宜:其实我觉得明年市场比起今年来说,应该是温和的向好。但是会好到什么程度,要看政策的红利。为什么说明年应该是温和向好的。首先你企业好不好,老实说2000点也好,2100点也好,点数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上市公司的业绩是向上走还是向下走。我觉得目前来说,企业三季度的业绩已经很明确了。10月份、11月份,整个规模企业的增加值还有他的利润都在回升。也包括一些PMI指数,也是在反映了整个需求在回暖。一般来说,你实体经济底已经明确看到了,企业的业绩是市场的基石,我认为业绩向好的话,市场向坏。这种可能性有吗?有。但是这是不正常的。我更希望基于正常的思维去判断正常的趋向。明年如果说资本市场正常的话,应该是和实体经济一起企稳复苏的。第二,他可以走多远就是要看改革的力度和节奏。比如说税收制度改革,现在推结构性减税,实际上就是营改增。改来改去,据财政部银科所所长的预计也就是几千亿。结构是好的,他扶持的是第三产业,但是规模是不够的。明年是否会推出税制改革,可以在规模上下点力度,如果说可以的话,对实体经济是一个重大利好。还有一个是金融自由化,如果说过去30年中国经济改革的红利主要是实体经济的市场化,未来十年,中国改革的红利应该是金融体系的彻底市场化。比如说利率双轨制,利率管制,金融行业的垄断,准入门槛,我觉得都应该适当放松。如果说金融体系可以向前迈一大步的话这也是很大的制度红利。风在吹,吹的很暖和,雨到底能不能下,下的是毛毛细雨还是瓢泼大雨,我们还不确定。所以我说明年是好的,好到什么程度,这还要看政策。

  李犁:您强调了制度红利,或者说改革红利。您刚刚讲了比如说财税制度,当然跟我们现在这个圈子里联系最紧密的还是金融制度。这个金融制度,我们想回到刚刚的题目上,就是制度建设的问题。刚刚胡汝银老师一直强调价格形式机制,首要的问题在我们资本市场是让把价格搞对就完了。我一直想我们现在金融体制当中,具体到资本市场发行制度还有交易制度,到底那些东西是突破口,因为刚刚也提到了金融制度有利率市场化,有汇率自由化,到我们这个市场不能眉毛胡子一把抓,到底那些东西是首要突破口。是不是比如说像价值形成机制这一条,刚刚提到批、审、备案,交易制度里面有做市商。在咱们四位经济学家来讲,您觉得资本市场突破点在这里吗?或者说你们有没有自己的想法。

  林采宜:我觉得胡汝银老师说的把价格搞对什么都对了这是对的。但是怎么样把价格搞对呢?您刚刚说到的是交易制度还是发行制度。我觉得两个制度都有改良空间。但是最核心的还是发行制度,又是批又是审,你不要批审了,就把定价权交给市场,你把发行审批制度取消,变成合规审核,让市场决定你的价格,这个价格就对了。现在的价格是政府干预下的一种定价模式。政府把手拿开了,市场有失灵的时候,但是大部分的时候是可以找到对的价格的。

  李犁:刚刚林老师讲到了政府把手拿开了,价格就正常了篮球。我的问题是结合当前实际情况,目前的点位,估值,价值中枢有两个截然相反的观点。一方面认为现在的估值低估,资本市场到了钻石底了,还有一部分人的观点是现在的价格非常对,因为你长期以来忽视中小投资者的利益,你长期以来经营管理有问题,所以现在沪深300市净率是完全对的。不应该再涨也不应该跌。您怎么评判?

  林采宜:我听到大家说到钻石底的依据,纵向上来说现在是历史上最低的。但是这个逻辑不对,如果说你相信未来中国潜在经济增长速度降低,如果你相信中国的人口红利降低了,你为什么拿过去的估值估现在,这显然就是不对的,即便是说现在是最低也不对。也有人拿横向比,美国最低的时候也不过7.5,现在我们已经差不多了,是不是到底的?但是中国公司和美国公司不一样。所以我讲一下我的逻辑和推理。刚刚胡汝银老师说搞对价格,我想换一个词就是搞对比价,就是相对价格要搞对。金融市场来说首先是股债价格要搞对,你发现一个企业我既可以发股票又可以债务融资,我绝对不债务融资。在中国都是要发股票的。但是在国外不是这样的。因为在国外发股票是比较昂贵的融资方式,因为你如果足够好,你分出的回报是没有上限的,而这个债务说好就是5%就是5%,你多一分钱也别想要,还不能干预我的公司运营。最近郭主席倡导价值投资。我说在一个整体上没有价值的市场上来倡导价值投资这不是笑话吗?为什么整体上这个市场没有投资价值,有两点可以表明,一个是无论市盈率如何低,IPO都排队上,无论市盈率如何低,都没有企业愿意退市。比如说中国企业在美国、香港上市,他觉得被低估,他会退市。这就表明,连发行人自己都认为自己没有价值。在这样的市场上,你试图引进机构投资者,不仅无法稳定市场,还会使这个市场波动更大。因为机构投资者比散户更专业。他一看这个市场就是罕见价值,他只能高抛低吸。那么谁具备鉴别公司是否有价值的能力呢?肯定不是政府。应该是这个市场的投资人,这就涉及到既然说政府没有鉴别能力,市场有。那么不审行不行?我的回答是简单的不审不行,但是如果说你要不审这很好,但是一定要有配套的制度,这个配套的制度是什么?就是放开监管权限。不要指望证监会一个警察去抓贼。你一进去就陷入到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不要认为监管是我证监会的责任,监管不仅是证监会的责任,而是所有投资人、市场中介机构、包括媒体、会计师事务所、律师的责任,让他们自由的去说那些作假的公司。国外的规则就是这样的,如果说觉得你的公司股票有异动,就要你上报材料,证监会上报之后,进行完备性的检查。报完了之后谁想要,免费索取。你们自己下去研究他有没有问题,有问题你可以去告他,应该做空你可以做空他。这样就会让造价者无处遁形。这是解决现在上市要不要审批,或者说这个企业有没有投资价值,如果说有了投资价值,我们还用讨论这么多IPO企业排队在那里我们发愁吗?我们不用,因为这些都是好东西,好东西来的越多越便宜,越便宜意味着我们的投资收益率越高,我们应该高兴才对,就是因为你上的那些就不是什么好的东西,那上来干吗呢?

  李犁:刚刚讲到突破口是在发行制度上,交易制度就真的没有改革空间了吗?

  潘向东:其实对于当前的股票市场,我觉得发审制度也好,交易制度也好,都是皮毛。现在IPO审不审,在目前的情况下结果都是差不多的。审的话,可能他觉得他把控的一些公司的违规。但是通过一种寻租,其实也没有起到把控。不审的话会更加泛滥,就是作假更加横行。所以我倒是觉得,现在当务之急对A股市场就是怎么样从以前的保护融资者的市场,过度到保护投资者的一个市场。保护投资者的市场,首先你的违规成本目前来看是太低了。那有一开始上市就弄虚作假的,他的违规成本很低的话,他就不断的怂恿企业作假,最终经济学里面有一个是劣臂驱逐良臂。当务之急就是怎么样使法制化进一步落实,加大违规成本,使之成为诚信市场 。这才是当务之急。你说估值的话,他财务作假的话,一切都是数字游戏而已。

  陈兴动:我和向东的看法是一样的。出发点、突破点,中国资本市场最大的问题在那里。资本市场四个玩家,包括上市公司、投资者、中介和监管者。目前中国资本市场到目前的状态,大家都特别纠结,纠结到所有人都可以讲出一大堆的问题出来。现在核心的是96%、97%的 投资者不跟你玩了,那么你这个市场怎么办?96%的人不跟你玩了,这个市场存在的意义就没意义了。4%的人在那里自己唱。96%的人根本不跟你走。所以出发点在什么地方?现在管理层要做的改革,就是如何把96%的人给叫回来,跟我们一起在市场上玩,这是出发点。所以出发点的一切,这个市场上之所以96%的人不跟你玩,无非是过去十年,资本市场不保护投资者利益,现在是一种惩罚。那么投资者为什么要在市场上投资?他希望得到回报,他不仅没有得到回报,而且不断的亏损,天天在亏。他当然不玩了。现在是很重要的,制度的设计就从这里开始。这里可以做的事情太多了,而且可以提供一系列的办法,在目前的状态下,从证监会、管理当局的角度来讲,我们现在需要判断一下,什么东西是上帝的,什么东西是凯撒的,我们要重新定义一下上帝和凯撒分别是谁?上帝的归上帝,凯撒归凯撒。下面还有什么可说的呢?

  李犁:通过四位嘉宾的看法,我们可以看到,其实制度红利要释放潜力是很大的,这要看我们中国资本市场在这十年或者是不到十年的时间里面,能不能把这个市场的基础建设、制度建设,特别是市场化和法治化做到位了。那么未来谁会成为行业主力?刚刚提到说你要把那96%的人请回来。我们从今年5月8日统计到现在,我们发现208家上市公司大股东增持额90亿,影响市值变动70亿。也就是说,刚刚大家也提到了,如果说大股东都不看重自己的话,市场是没有希望的。但是我们看到了一些希望。至少我觉得市场已经低估我了我现在要把自己的股份收购回来。这是大股东回购的行为,影响了70亿市值。这70亿大概的行业分布我跟大家说一说。他们的顺序是采掘、化工、电子、机械和商贸。这是不是反映出市场对行业的看法呢?当然这个顺序一出来都是基础行业的,我们将来2013年,大家觉得这个行业上有哪些东西可以作为我们选择的重点?当然我们也可以回到我们经典的分析模式,我们的消费、投资、进出口。其实这是两个问题,一个是未来,我们是不是产业资本或者实业资本会成为资本市场投资的主流,换句话说是证券市场投资的主流。较长期投资于实业的资本,有可能是大股东的资本,有可能是大小非代表的资本。将来谁会成为主流,有人说,未来是这些实业资本家的天下。你是否同意?

  林采宜:我觉得产业资本成为资本市场的主流,这个命题我听起来有一些别扭,什么叫产业资本,产业资本应该是投资实业的,怎么变成资本市场的主流?我个人认为产业资本有可能进入资本市场,主要的原因就是像你刚刚说的五各行业,我个人认为那些行业都是股价相当低的行业。也就是说抄底的概念。当大股东觉得自己的价格已经被市场踩到白菜价的时候,他觉得我自己不是白菜,至少可能是猪肉。

  李犁:现在5块钱左右的股价现在有接近700支了。

  林采宜:将来是不是产业资本会大规模的进入资本市场来回购或者说收购一些上市公司的股权,我觉得这和他的价格是有关的。我是这样理解的,至于说未来资本市场投资主体是谁?我比较倾向于刚刚几个证券公司老总说的,应该是机构投资者。散户是非理性的,但是机构的理性程度远远强于散户,我不主张说一定要长期或者是短期投资,但是在资本市场上肯定是理性投资者是赢家,也就是专业和非专业的区别。所以我觉得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市场主要的角色应该是机构者。至于说到行业,我不是做行业研究的,我说一个理念,没有绝对好的行业,也没有绝对不好的行业。任何一个看起来非常朝阳的行业里,有很多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行业。他的成长里和他的行业有关,但是并不是和行业绝对有关。

  鲁政委:刚刚李老师提到还是有70亿的回购。我想问一下,整个A股市值多少,19万亿。70亿占多大比例。这70亿其实就是九牛一毛。我为什么强调这个市场整体,而不是某一家公司,你不可能说所有公司都是一样的,但是这个比例太小了,不能说明问题。对于明年行业,既然我们说是牛皮市,也就是说我们不是特别看好某一个行业,可能更多是带有一个轮动的特点,比如说现在我们相信经济会有所回暖。这些钢筋水泥周期性的就会来一下。比如说现在很多银行不被大家看好,很多银行破净值了,突然觉得金融改革会不会利好,银行业又来了一下。至于说未来的主体,到底是机构还是散户呢?现在说消灭散户还不太现实。现在还有很多散户并不认为机构投资效率比个人投资效率更好。从事实上来说可能也是这样的。另外机构投资者并没有赢得信任,因为投资者的收益和你的利益并不大。无非你是要投资者把钱留在你那,要长远投资,不要赎回,那有那么傻的人呢?

  潘向东:我觉得什么样的市场就有什么样的人,如果说是一个博弈的市场,那就是散户大家都博弈。将来如果说这个市场是一个投资市场,当然机构会成为主力,特别是我们还有巨大的空间,包括养老金,都没有大规模的入市。但是现在一个博弈市场,这些资金都会偏谨慎。至于说明年市场的行业,其实这是很难的。因为明年只是说表现比今年好一些,大的机会估计也难。你说看好周期性行业的话,他是和经济周期密切相关的,经济又不是向上的周期,这些行业还面临大量的产能过剩。所以这方面估计也比较困难。你说看好一些防御类的来抵御风险,今年我们也看到了,实际上今年10月份之前,所有机构投资者都在做防御。都在投食品饮料。一个塑化剂的事情,让大家都受伤了。这个时候去选择行业确实是比较困难的。在这样复杂的情况下,你说选什么。我倒是觉得,券商明年是不是在创新方面有动作。既然是谈改革,今年改了一年,明年就要落实到效果上了,估计券商创新这一块,是不是会有动作。有一个比较大胆的假设,你看美国,假如说他经济不好的时候,他会想到战争来解决经济危机。说到另外一个产业就是国防产业,实际上国防产业在经济不好的时候,一个政府是可以去进行投入的。另外他可以带动产出。他不像其他的福利行业,甚至是环保行业,环保行业你投入你是很难看到产出的,可能会使环境美好了,但是能不能带动产出呢?这是比较困难的。在经济不好的时候,政府要投入,他是得要有产出的。我们看到美国很多先进技术都是从国防工业转过来的,如果说你想带动一个自主创新,其实国家是以往这方面投入的,当然受外部影响会比较大。你要在国防工业大量投入,你的外部压力会比较大。这个问题在目前的时点上,不敢做大量的假设,只能说边走边看。

  李犁:这一次十八大也好,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也好,也提了一些行业,比如说提到了农业现代化,新型工业化,也就是所谓的先进制造业。农业现代化连最近的巴菲特都增持了一个农业机械股票,而且份额还比较多。我们还有城镇化,还有信息化。所谓的新四化,你觉得就没有其他机会了吗?

  潘向东:现在整个市场都在炒城镇化。陈总,从你研究经济学的角度来看,好像这是一个悖论。因为你把一个结果当做一个假设条件来做的,是不是这样的?应该是经济有发展动力之后,城镇化随之而来的。那有把城镇化作为一个条件来推进。在我看来,城镇化的前提条件就是土地敢不敢私有化,进行规模化生产。这个时候随之而来的就是城镇化的加快和农业机械化规模化的产生。那么涉及到前沿,关键问题就是盘活存量,敢不敢把土地私有化、流转。这才是本源,这才是提高劳动生产力的。后面十年我们也没有提城镇化,为什么我们城镇化那么快,因为我们的外贸,我们的工业化,重化工业快速攀升,劳动生产率快速提高,农民收入水平提高,这个时候城镇化伴随而来。说如果说我们可以盘货土地,城镇化也是随之而来的。如果说没有这个含体,你的就业都成问题的时候,你怎么谈城镇化?

  林采宜:规划的东西动是鬼话。所有规划的产业最后都是过剩的产业。你看看是不是这样的?你看看钢铁就知道了。别信那个。

  李犁:确实,有的时候规划是鬼话。但是还有一个方面,比如说咱们战略产业,那就没有机会吗?包括新能源、新能源汽车,这些领域呢?

  林采宜:然后很多项目就被包装成为新能源,轰轰烈烈的上市,稀里哗啦的破发。

  陈兴动:听了他们三个人的考虑,特别是你的问题。首先我想说,未来一段时间,中国股票市场产业资本占主角这是伪命题。因为资本市场本身就是金融资本在这里运营,金融资本变成产业资本是因为产业要在金融市场挂牌、上市融资、发展产业。不可能倒过来。刚刚讲到90亿左右的上市大股东增持。这里有两个问题,一种是真的,真的是说,我本来是牛肉价格变成白菜价了,自己相信我的东西值牛肉价。是真正相信他是值牛肉价格而不是白菜价,现在既然是白菜价,我就拿回来一些,表明了一种信心。第二个是假的,假的是什么呢?他不过是赌一把,你看我有信心,想让市场跟他走,然后自己跳出去。我相信肯定有这两种可能在里面,但是如果说是真的话,是好的。他们太小了,有多少企业自己在做。中国现在2000多股票,有多少真正值得投资的,这个需要考虑。

  讲到明年的走势,我刚刚在演讲当中提到,这个股市现在总体的PE水平很低,这是和过去比。鲁政委讲的很清楚,现在要比价,胡汝银讲的是只有一个人可以做搞对的价格,那就是市场。如果说现在我们的白菜价格是市场价格那就对的,价格没有错误的时候,只是反映这个时候的市场是这样的状况。所以从明年的角度来讲,我觉得首先对投资者来说要做两个对的地方,一个是调整好自己的投资预期,也就是说我们刚刚四个经济学家跟大家讲的明年的经济会比今年好一些,但是好不多,会稳中向好。如果说是这样的话,你相信中国的资本市场,GDP增长比今年好一些,8%,加上2%的通胀,名义增长10%。你调整好自己的预期,这样的话,你不要失望。然后你在市场当中找到那些行业可以满足我的投资预期,超过10%都是天上掉馅儿饼,我就高兴得接着。如果说达不到10%,就尽可能的避免他。

  第二个要做对的东西是要对明年有一个正确的预期。明年不是改革年,而是改革方案讨论形成年,是改革共识形成年,共识不知道有多少,有可能有很多需要改革的。比如说金融自由化,说到底什么自由化,金融自由化是三个,一个是进入的自由化,第二个是价格的自由化,也就是利率自由化,第三个是汇率自由化。这三个自由化明年都可以达到?五年也不一定可以做到,十年也可能达不到。目前的气势让我们每个人很兴奋,但是不要走的太远,太远是会让你失望的。

  李犁:因为我们中国期货配资网网广大的网民都是中小投资者,目前的事道,下一步我们应该怎么做,给一点实实在在的建议。先从潘老师开始。

  潘向东:去年中国期货配资网网年会的时候,也问了我这个问题,说2012年投资什么?我当时说海外配美元,国内配债券。一年过去了,现在又问我明年配什么?我倒是觉得明年投资者可以把子弹有的放矢,在股票市场上找自己合适的标的。

  鲁政委:其实大家都认为好像有一个给所有人的建议,我并不这样认为,我觉得合适是最好的。我常常说十八般兵器本来就没有那个更好,关键是你把什么使的最好那就行了。比如说你的心理素质不够好,你依然可以去找固定收益产品,没有必要在不确定市场上去拼。如果说你的心理素质足够好,你可以去。有人说我搞宏观的,可以搞这方面的投资,但是我说我不行,因为我能买的时候在飞机上,能卖的时候还在飞机上。

  林采宜:比如说贵金属、比如说货币理财产品。为什么有这样的概念呢?我个人认为在未来3-5年,不仅是中国,整个全球都是走在通胀的轨迹上,不同的国家通胀的程度不一样,但是基本上从美国的量化宽松到欧盟,包括日本、澳洲,全球各大经济体都选择了宽松,宽松是什么呢?最后就是通胀,通胀的结果就是大宗资产、商品价格上涨,资产价格上涨。我觉得货币是很可怕的,所以我觉得股票还是最好的选择。

  李犁:四位经济学家提出了他的资产配置方案或者是建议。非常感谢四位经济学家。很辛苦给咱们做了非常精彩的发言。时间的关系,我们无法开放问答,时间的关系就到这里,谢谢大家。